温馨代替了我心中一直盘旋着的冷清

日期:2017-05-27 17:11标签: 来源:

 

周日的天是晴的,太阳跟着我一道穿过铁轨,去往阿语的住所。
先前我在电视上看过关于彝族的节目,听说只有在重大节日里,用电视中提到的木制工具和糯米等原料,彝家人才会做出令人神往的十二层糯米粑粑。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身在城里的阿语怎么能做得出来呀?我心想。
当我敲开那扇曾经关着一个孤单女孩的伤心故事的木门时,眼前的一切让我惊呆了。三间屋子和堂屋里都坐满了人,大家都穿着崭新的民族服装,堂屋的大电视里正播放着彝族年的报道。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还哼着那首《带我到山顶》:
带我到山顶
美丽的村庄
妈妈的泪水
忧伤别困扰她
......
大家都在为年夜饭忙碌着,说笑着。厨房里充斥着各种菜香。温馨代替了我心中一直盘旋着的冷清。
太阳跟着我进了屋。
原来阿语的老乡怕她孤单,就找了这些他们认识的其他老乡来和她一起过年。
阿语一脸喜悦,她说阿姐你就等着吃一次真正的彝族菜吧!有如假包换的彝族厨师亲自操刀。阿语又喊了几个孩子带我去她的屋子里玩。
太阳一眼认出了她身上的那件新衣,随即跑过去附在衣面上,跟着像个孩子一样兴奋的阿语跑出跑进,为大家找着做饭的家什。
我像个重要客人,受到了高度重视。阿语的床上还躺着一个小家伙,是搬运工阿华的孩子。她也穿着小花衣,正在睡梦中等待大人们做好香捧捧的饭后叫醒她。
不食人间烟火的太阳退去后,热气腾腾的一桌菜终于震撼出炉了。滚烫的炖汤羊肉、脆香的彝家小香排、鲜香的心肺三鲜汤,都是出自厨师阿忆的手。大家洗拣了半天的菜,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阿忆的身上。阿忆也不负众望,他挥锅摇铲,动作娴熟,终于完成了艰巨的任务。角落里那盘烤焦了的糯米粑粑不用说就是阿语的杰作了。看我皱眉,阿语特意起身给我切了一块。
“阿姐,你尝尝,一点都不难吃,我凭着记忆做的,又在电话里跟我阿妈确认了好几遍呢。”
不知怎的,阿语的话让我莫名地感动。吃着有些糊味但装满真心的粑粑,几点热泪突然涌出我的眼眶。
“其实我挺想家的,也想我的阿妈。”我说。
“嗨,大家都一样。我是大凉山的,我媳妇是小凉山的,我们在工地上认识,一处受穷,一处欢乐,一起经历了许多,现在总算安定下来了。孩子小,折腾不起,回家过年对我们也是奢望呢。”  
阿华饮下一口酒,边说边拍拍孩子的头。他的媳妇在一旁给他添了酒。善解人意的女人默默地听着丈夫的诉说,当说到他们恋爱的经过时,她的脸和初恋少女一般泛着红晕。
“我在成都学厨艺,跟着几个师兄到这里上班,陪我最多的是那些异乡的锅碗瓢盆,回家给父母做顿年饭一直是我的心愿。”阿忆说着,咕咚一杯酒下肚。
大家打开话匣子,都对着跟前的家乡菜家乡人道出了这些年所经历的风霜雨雪,分享着彼此的幸福和祝愿。我们当中除了搬运工、厨师,还有教师、驾驶员以及刚从老家出来尚未找到工作的,也有的是从老家赶来看亲人的阿伊,教师的妻子,两个孩子的母亲,做心肺三鲜汤的干笋就是她从千里之外带来的。还有歌喉嘹亮的阿凤,高中毕业后为给父亲治病,她跟一个剧团签了约,辗转了几年来到这里。她说她最大的梦想就是有一天能和吉克隽逸同台演唱自己为偶像写的歌。
当然还有我,靠给一个不起眼的杂志社供稿为生,终日和文字玩躲猫猫,一旦没有新鲜的灵感和深刻的文字就会和工资擦肩而过的小人物。


 

 

 

上一篇:仿佛已经嗅到了故乡熟悉的气息

下一篇:为了那座深藏心底的文字塔加油吧

 

 

联系我们 |
TOP
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