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微雨的早上在这微雨的黄金山的早上

日期:2017-05-27 17:15标签: 来源:

 

 
  黄金山,并不是什么高山,顶多也不过十层楼房那么高罢了,位于坂田街道的北侧。山不在高,有仙则灵,可惜这儿也没有神仙。有的却是:常见一些山下人家,家里挂的是开国领袖毛主席的画像,甚至连有些麻将桌旁也是。山上也没有神灵的,有的是绿得能滴下汁液的叫不上名字的高树,在极静极静的仿佛与世隔绝的山顶,唯一的妙音,就是不知什么鸟儿或婉婉转转或凄凄切切的鸣唱,的确是有点空灵了……。把一颗原本宁静的心,带到了更为宁静的远方……
      初来深圳的那几年,每天上下班,都要从黄金山下经过,侧身望去,茂林修竹,高高大大的树,层层密密的草,清秀挺拔的竹,像一系神秘的面纱,屏蔽着一张羞羞答答的面容,四周不见通山的路径,总想先睹为快,却总是难见尊容。
      时间长了,心想,若能在这儿修几条上山的羊肠小路就好了,那的确是一个凝神养心的好去处,不料,也有天随人愿的时候,社区竟然在这儿建立了一个小小的公园。
      现在,当然可以叫黄金山公园了。黄金山公园,分为东西两个广场,西广场小点,东广场较大,白天,西广场是大爷大妈和孩子们的乐园,晚上西广场是大妈跳广场舞的地方,一方一方,一群一群的,释放愉悦的心情,接纳美好的明天。晚上的东广场,那可就热闹极了,盏盏高灯像晶亮的星星,照亮了广场,也照亮了每一位舞者的眼睛。东广场基本上是中青年的天地,跳着各种各样的我叫不上名字的舞,有教的,有学的,有展示的。踢毽子的,打羽毛球的,还有在露天ktv放歌的,唱一首歌收费三元,跳舞的每晚收费两元。虽不人山人海,却也有点水泄不通了。
      对于舞蹈,我是一窍不通了,只不过偶尔看看罢了;歌曲呢,也只是喜欢听自己喜欢的那几首歌曲,不敢提唱歌了。
      但是,我唯一喜爱的却是爬山了,好在黄金山十分宁静,平时,在山上转悠的人不多,极清极洁极静,有时也觉得好笑,一个人走着走着,竟然妙想天开起来了,好像这山这水,这花这草这树,还有这条小小的石块铺成的小路,是专为我而设一样。
      此时,天下着微微的小雨,只有我一个人,雨水打湿了我的短发,我的面颊,也打湿了我的眼睛,树叶,草叶,竹叶,湿漉漉的,发着油亮的光,晶亮的雨滴,滴滴答答从叶上跳下,又打动了另一片叶子,鸟儿也好象喜欢雨似的,时不时发出清亮欣喜地鸣叫,脚下,石缝中的苔藓呈现着本来的嫩绿色,探出一个一个小小的绿头儿,打量着这个熟悉神奇而又陌生的世界。头顶高树的梢儿都低下了头,在微风中轻轻的翕动,像是在沉默,也像是在哭泣,一个个站的那样的笔直,那样的严肃、凛然,仿佛在纪念着什么。再凝视无语的青山,着一件带雨的绿衣,满脸晶晶的泪水,那一定是在啜泣了。
      在这微雨的早上,在这微雨的黄金山的早上,我一个人,只有我一个人,在山涧走着……。


 

 

 

上一篇:我国是世界上四大缺水国家之一

下一篇:在绝望中发出丝丝痛楚细微的呻吟

 

 

联系我们 |
TOP
关注